消炎利胆片对胆汁内细菌抑制作用的临床研究

2017-01-17来源:罗浮山国药

钮宏文 朱建明 沙粒 李财宝 薛志祥

【摘要】目的 观察消炎利胆片对胆总管探查术后患者T管胆汁细菌数量的影响。方法 将46例进行胆道探查术的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23例)和治疗组(23例);术后两组均用抗生素3天, 治疗组在术后第4 天始加服消炎利胆片(5片,tid) , 连续服用5d。采集两组患者术后0、6、8 天的胆汁作细菌培养, 比较两组患者用药后的菌谱及带菌时间的变化,观察胆汁量的变化。结果 两组患者在术后第8天胆汁中细菌培养阳性率较手术日明显减少(P<0.05, P<0.01) ,术后第8天治疗组T管胆汁中细菌培养阳性率较对照组减少更明显(P<0.01);两组胆汁培养的菌谱无变。结论 消炎利胆片可以明显减少术后T 管胆汁中的细菌数量以及缩短胆汁带菌的时间, 可能与其利胆及抗菌作用有关。

【关键词】消炎利胆片; 胆总管探查; T 管; 胆汁; 细菌

胆道结石及胆道感染是临床常见病症, 属于中医学的“胁痛”、“腹痛”、“胆胀”等范畴。本病除了使用药物治疗之外, 通常需要手术治疗。胆道感染时胆汁中细菌培养的阳性率很高[1-3] , 因此围手术期抗生素的使用非常普遍,从而导致很多耐药菌株的产生。很多中药在抗菌方面的效果为临床控制、减少抗生素的使用提供了新的途径, 消炎利胆片被证明在体外有明显的抗菌活性[4]。我们对胆总管探查术后患者使用消炎利胆片, 观察其在临床上减少胆汁中细菌的作用。现总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06年12月至2007年10月观察在我院施行胆道探查术的46例患者, 均未合并严重心肺疾病、糖尿病及其他部位感染。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 各23例。对照组中男性10例, 女性13例; 年龄28~63岁。治疗组中男性11例, 女性12例; 年龄30~65岁。其中胆道急性感染、胆管结石并反复感染、胆囊结石并有胆管探查指征的患者,在对照组分别为8例、9例和6例; 在治疗组中分别为6例、12例和5例。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病种等方面无显著差异(P>0.05) , 具有可比性。

1.2 用药方法 所有患者按上海市抗生素使用指导原则,在围手术期静脉滴注抗生素( 头孢三代加甲硝唑) 3 d, 术后第4 天进食。治疗组开始给予口服消炎利胆片( 5 片, 3 次/d) ,连续口服5 d; 对照组则停用任何药物。

1.3 观察方法 所有患者在术中( 0 天) 取胆汁作细菌培养; 术后统计其胆汁引流量, 并在第6 天和第8 天分别从T管用无菌注射器抽取胆汁作细菌培养, 并避免污染。由于取样及鉴定分离等方法的限制, 未作厌氧菌培养。

1.4 统计学方法 全部数据采用SPSS13.0 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组内率的比较用配对χ2 检验, 组间率的比较用Fisher精确概率法, P<0.05表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细菌培养结果 患者均顺利渡过手术感染期, 有2 例患者术后第7 天开始再次使用抗生素, 经细菌培养表明为革兰氏阳性菌。细菌培养结果表明, 手术当天胆汁中菌谱与文献报道没有明显区别, 主要为革兰氏阴性菌, 其中以大肠杆菌为主( 46.34%) , 肺炎克雷伯菌占19.51%, 阴沟肠杆菌占9.76%, 铜绿假单胞菌占4.88%;革兰氏阳性球菌主要是粪肠球菌占9.76%和草绿色链球菌9.76%( 表1) 。

2.2 胆汁引流情况 术后第3 天, 两组患者T 管胆汁量平均约为470 ml。术后第6 天, 服用消炎利胆片组胆汁量为440 ml, 对照组胆汁量为380 ml; 术后第8 天, 服用消炎利胆片组为420 ml, 对照组为360 ml。

2.3 细菌检出率分析 治疗组服用消炎利胆片3d 后胆汁中的细菌数量较对照组减少, 服用5 d 后, 治疗组的胆汁细菌数量较对照组明显减少(P<0.01)(表2) 。

表2 两组胆道探查术后0、6、8 天的细菌培养阳性率比较


3 讨论

胆道感染是一种外科常见病, 多数情况下是由胆道结石引起。急性胆道感染是一种可以引起全身感染的疾病, 目前仍有一定的死亡率, 需要及时正确的处理[5]。胆汁的细菌培养对于治疗有重要的意义。有文献报道, 胆总管结石合并,胆道感染时的胆汁的细菌培养阳性率为58%~76%[1- 3]。本研究细菌培养结果显示, 阳性率为69.57%, 致病菌种类与肠道细菌种类基本一致, 以革兰氏阴性杆菌为主, 主要为大肠杆菌、肺炎克雷伯菌、阴沟肠杆菌等。胆道结石合并感染时, 药物保守治疗对部分患者短期内有效, 但常会反复发作。药物治疗不能代替外科处理的原则, 应强调及时手术以解除梗阻, 有效地引流才能达到治疗的目的。在胆道感染时抗生素的应用通常是经验性的, 但是为了防止耐药菌株的产生, 应尽量选择窄谱而有效的抗生素[6]。对于抗生素使用多大的剂量, 通常没有明确规定, 取决于感染的严重程度以及患者的体质等一般状况, 各个国家具体情况不同[3]。近年来抗生素在临床的滥用已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减少和避免滥用抗生素, 不仅可降低医疗费用, 而且可以防止长期应用抗生素导致严重的双重感染及耐药菌株的产生。中药在抗感染过程中的作用正越来越引起广泛重视[7]。消炎利胆片是由穿心莲、溪黄草、苦木按生药1∶1∶1 的重量提取浓缩而成的浸膏片, 这几种药物分别具有清热解毒、清热利湿和祛湿降火的作用。消炎利胆片在体外被证明有抗菌作用[4] , 其抗菌的主要成分是多种内酯类化合物。患者在术后3 天的抗生素使用后, 胆汁中仍然有一定数量的细菌。我们通过对胆总管探查患者术后胆汁量的统计及细菌培养, 发现消炎利胆片起到了使胆汁分泌量增加和减少T 管胆汁中细菌的作用。这种抑菌作用可能与其利胆通泻和一定的体内抗菌作用有关。中医理论认为, 胆道感染多因气滞、湿热、热毒而导致胆腑气机阻塞, 血瘀闭阻, 不通则痛。因此, 急性胆道感染应以“清利湿热, 调畅气机, 活血通络, 缓急止痛”为基本治疗原则。消炎利胆片的功效符合这一原则, 在临床上广泛用于治疗胁痛和急性胆囊炎等。本研究结果提示, 胆道探查术后使用消炎利胆片能减少T 管胆汁中的细菌, 可起到很好的综合治疗效果, 避免了持久应用抗生素致耐药菌株的产生, 也起到了节约医疗资源的作用。



参考文献:

[ 1] Maluenda F, Csendes A, Burdiles P, et al.Bacteriological study of choledochal bile in patients with common bile duct stones, with or without acute suppurativecholangitis[ J] .Hepatogastroenterology, 1989,36( 3) :132-135.

[ 2] Csendes A, Becerra M, Burdiles P, et al. Bacteriological studies of bile from the gallbladder in patients with carcinoma of the gallbladder,cholelithiasis, common bile duct stones and no gallstones disease[ J] . Eur J Surg , 1994, 160( 6- 7) : 363- 367.

[ 3] Chang W, Lee K, Wang S, et al. Bacteriology and antimicrobial susceptibility in biliary tract disease: an audit of 10- year’s experience[ J] .Kaohsiung J Med Sci , 2002, 18( 5) : 221- 228.

[ 4] 辛美珏. 消炎利胆片的体外抗菌活性试验[ J] . 广东药学院学报,2003, 19( 4) : 340- 341.

[ 5] Lai EC, Tam PC, Paterson IA, et al. Emergency surgery for severe acute

cholangitis. The high- risk patients[ J] . Ann Surg, 1990, 211( 1) : 55- 59.

[ 6] Tanaka A, Takada T, Kawarada Y, et al. Antimicrobial therapy for acute cholangitis: Tokyo Guidelines[ J] .J Hepatobiliary Pancreat Surg, 2007, 14( 1) : 57- 67.

[ 7] 曾春兰, 钟振国.中药抗菌作用的研究进展[ J] .广西中医学院学报, 2006, 9( 1) : 51- 53.